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蘇善 > 第五百四十四章心性不穩,累了

第五百四十四章心性不穩,累了

手機閱讀
  “你們,真的要走”

  陽光明媚,天地之間涌動著淡淡的白云,遼闊的草原延伸著,幾乎和地平線匯聚成一處,小玉兒,岳無雙還有嚴沖,在這距離王庭金帳極遠的地方,面色有些為難。品書網 http://www.wnzqch.live

  那日王庭金帳一事之后,督主并沒有對這件事多說過什么,好像就從沒有發生過一般,不過這嚴沖和岳無雙卻也沒有再回去見過督主一面。

  今日,小玉兒聽到了兩人將要離開的消息,親自趕過來見兩人,她也說不清楚是送別,還是要挽留。

  “玉兒,請告訴督主。”

  沉默了許久,岳無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拱手道,

  “這幾日,我在思考督主所做的事情,我雖然不明白,但也聽過嚴沖的分析,我覺的,事情還未到最后一步,或許真的不能妄下論斷。”

  “我為當日的魯莽為督主道歉,也感謝督主不殺之恩。”

  “但我也希望,督主能夠適當的收手,想要真正的征服這片草原,不是非得靠殺戮才能完成的,若是真的將這里的人當做大魏朝的子民,就得像對待子民一樣來教化他們”

  “大魏朝的書院,不也可以設立在草原之上嗎”

  “希望督主能手下留情。”

  “呼我知道了,你的話我會轉告的。”

  小玉兒聽完了岳無雙的話,目光微微的閃爍了一下,點頭說道。

  這時候,嚴沖也是深吸了一口氣,然后看向了小玉兒,拱手說道,

  “羅剎大人,嚴某也有話,請代為轉告督主。”

  “嚴沖從長安城一介平衣校尉,到如今,東廠千戶,武功也入了無妄,中間還血洗了當年遺留三代的神劍山莊之仇,這都是督主給的。”

  “嚴沖永生銘記在心。”

  “今日離開,是嚴沖對不住督主,請向督主賠罪。”

  “不過請督主放心,我嚴沖,永遠都記得督主的恩情,若督主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嚴沖無論在哪里,都會前來。”

  “以命相助。”

  “我知道了”

  小玉兒微微的笑了笑,也是對著兩人拱了拱手,道,

  “既然你們都這么說了,那是鐵定了心要離開了,這個東西給你們。”

  說著,小玉兒從懷中取出一枚褐色令牌,巴掌大小,正面雕刻這飛鷹銜魚,而背面則是交叉的刀劍,煞氣森然。

  正是東廠僅留幾塊的飛魚令。

  “你們二人已經是一介白身,以你們的性子,日后多少會用得到這東西,算是我給你們的贈別之禮。”

  “這多謝”

  岳無雙接過了這令牌,仔細的看了一眼,那面龐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感激。

  “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。”

  “請吧”

  小玉兒也不想再多說,笑著勒緊了戰馬韁繩,嚴沖和岳無雙也是笑了笑,調轉馬頭,

  “玉兒,后會有期。”

  駕

  馬鞭重重的抽打在了這戰馬馬背之上,兩道身影直接是隨著那通體殷紅的棗紅戰馬,朝著草原深處疾馳而去。

  遼闊的天地茫茫無際,兩道身影逐漸的遠去,變的越來越小,小玉兒停在原地,看著兩人,沉默著,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也是轉身,準備離開。

  這時候,她眉頭突然是皺了一下,然后看向了草原的遠處,那里有著一道孤零零的人影,站立著,視線正看著岳無雙和嚴沖遠去的方向。

  駕

  小玉兒策馬而去,轉瞬,停在了蘇善的面前,遲疑了一瞬,這才拱手道,

  “督主,他們走了。”

  “咱家知道。”

  蘇善輕輕的笑了笑,又是微微的吐出了一口氣,這面色上的一些莫名神色也是盡數消失,重新恢復了安靜。

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日為何會來。

  對于岳無雙和嚴沖,他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這些年,自己雖然心狠手辣,殺戮無數,但總歸也是有一些真正忠心,真正跟隨自己的手下的,嚴沖,岳無雙也算是其中之人。

  不然,當初摩羅趁著自己破劫之時,也不會舍命相救。

  這時候,對方突然離開,他這心里也是有著一些莫名,傷感,或者可以說是孤單。

  “督主,他們臨走之前,留下了一些話”

  小玉兒又是沉默了一會兒,想要將岳無雙二人離開的時候說的話轉告,但是話音還未說出,就見蘇善揮了揮手,道,

  “我聽到了。”逆天狂妃廢物四小姐

  “回去吧”

  蘇善調轉了馬頭,也是轉身朝著那王庭金帳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  小玉兒策馬跟上。

  不過片刻的功夫,兩人便是已經回到了這王庭金帳之處,轉眼間,回到了這王庭金帳之內,而這時候,他們發現,胡令玉以及幾位軍中將領,正目光灼灼的等待著。

  “見過督主。”

  胡令玉見蘇善進賬,這面龐上都是露出了一絲凝重,然后紛紛拱手迎接。

  蘇善這時已經徹底的恢復了正常,也沒有多說,直接便是回到了那臥榻之處,輕輕的接過了小玉兒送過來的茶水,視線又是掃過了眾位將領,問道,

  “有什么事情嗎都聚在這里”

  “回稟督主。”

  胡令玉深吸一口氣,來到了蘇善的面前,他拱手,道,

  “開通呼延部落和關隴的交易之后,這草原上,出現了一些事情。”

  “有兩個部落,分別是圖滿,支蠻,這兩個部落里也有兩個報信兒的人,說是他們的部落首領,暗中和消失的摩部落有勾結。”

  “想要借此領取功勞。”

  “摩部落”

  蘇善聽聞此言,這面龐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有些詫異。

  這些日子,他一直在派人暗中尋找摩部落的人,卻因為諸多的事宜,給被迫停了下來,沒想到,竟然有兩個部落主動來報信兒了

  這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“督主。”

  蘇善遲疑思量時,這胡令玉又是拱了拱手,繼續道,

  “據末將所了解,這兩人應該是看到了呼延大勇得到了好處,這才主動匯報的,這兩人,在部落之中的地位,也是不低。”

  “他們的消息,可能也是可靠的,咱們或許可以借著這個機會,找到摩部落藏身之地,然后徹底將代表著草原信仰的摩部落,給鏟除。”

  “嗯。”

  蘇善微微的點了點頭,這目光也是微微的閃爍了起來。

  摩部落的消息出現,這是好事,他也早就已經準備好了,可以對摩部落動手,他這時候有些猶豫的,是對這圖滿和支蠻兩個部落的處理。

  能夠和摩部落有所勾連的,這部落在草原上的地位必定不俗,來日也會是自己徹底掌控草原的障礙。

  按照以往的看法,必定會盡數殺之。

  但是,這一陣子實在是殺戮的太多了,還因此導致岳無雙和嚴沖兩位大將出走,這時候,蘇善的心里,也是有著一些猶豫。

  “呼”

  沉吟了許久,蘇善這眉頭突然挑了一下,那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絲亮色,他想到了一個不用真正的殺戮,卻也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。

  他嘴角兒微微的挑了起來,看向了胡令玉,笑著道,

  “帶兵,去將圖滿和支蠻兩個部落,屬于首領部系的所有管事的人,都抓起來,殺了。”

  這些人,是屬于支撐著整個部落的主力,這些人必須得除掉,而且也沒有多少人,殺了也沒有什么。

  至于剩下的那些可能和摩部落有勾結的人

  不等胡令玉詢問,蘇善已經是笑了起來,冷聲道,

  “然后,傳令,舉報之人可帶走屬于自己部系的所有人,另外成立新的部落,剩下的那些人,還留在原來的部落”

  “新部落可享受與大魏朝通關交易的便利,但必須絕對忠于大魏朝,而原來的部落,任由它們自生自滅吧”

  這是蘇善臨時想出來的辦法。

  一方面,能夠將圖滿和支蠻這兩個部落一分為二,將每個部落的實力都給盡可能的削減下去,而另外一方面,少了大魏朝的支持,原來的部落會迅速沒落。

  新的部落,雖然會成長,但想要真正的成氣候,也需要很長時間。

  這些時間,蘇善會像岳無雙所說的那樣,將大魏朝的書院在這里也建立一所,然后以文化教化,將這新部落徹底的馴化。

  如此一來,草原上潛在的危險,就會逐漸消泯,多少年以后,草原,就會真正的成為大魏朝的屬地。

  “末將明白了”

  胡令玉聽聞了蘇善之言,這面龐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明悟,他雖然不是特別的明白,但也知道這分化之法,能夠真正的將一個不落給擊垮。

  中原的歷代朝廷里,也曾有過這般削藩的實例。

  將藩屬的力量和屬地不斷的分封,分化,到最后,他們便再也形不成氣候。

  這樣既減少了殺戮,也能夠得到最大的效果。

  “末將這就去辦”

  胡令玉微微的拱了拱手,便是帶著那一眾將領退出了大帳。基因黑客

  帳內的氣氛重新變的安靜了下來,蘇善將喝了一半的茶水放在了身旁的桌子上,然后又是抬頭看向了岳無雙,低聲道,

  “玉兒,你也帶著人過去,想辦法從那些人嘴里撬出關于摩部落的一些消息。”

  “事情也差不多了,該著手解決摩部落了。”

  “這一次,就將摩部落徹底鏟除,讓草原上失去信仰吧”

  “是”

  小玉兒微微的拱了拱手,然后恭敬無比的退出了大帳。

  這帳內,最終只剩下了蘇善一人,他斜靠在臥榻上,那面龐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疲憊。

  這些日子,征戰草原,殺戮,已經幾乎成了他的日常。

  他原本就有些煩躁,而又加上岳無雙和嚴沖的出走,這心情也是有些低落。

  “宏圖霸業”

  “或許,真的就得成為孤家寡人,才可以吧”

  沉默了許久,蘇善深深的嘆了口氣,然后微微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他真的有些累了。

  當真正的從武力層面達到了無敵,而又真正的成為了大魏朝的主宰,開始開疆擴土的時候,他發現,自己竟然沒有了當初的決絕,還有魄力。

  若是以前的話,岳無雙還有嚴沖想要走,自己又怎么會允許

  若是以前,岳無雙那般挑釁自己的威嚴,自己也會早就處理掉了吧

  但是現在

  “人,一旦到了某種地步,就都會變得多愁善感嗎”

  “怪不得,古代那些帝王,都短壽”

  “呵”

  蘇善苦笑,閉著眼睛,然后這身上的氣息也是緩緩的收斂了下去。

  他現在就想好好的休息,不想其他事情了。

  “待解決了摩部落的事情,咱家真的該好好想想了”

  “咱家這心性,還是不穩啊”

  天地之間一片蒼涼。

  明媚的陽光從天空之上傾灑,照耀在這圖滿部落之上,淡淡的風也是呼嘯著,雖然不是特別的寒,但卻依舊給人一種冷冽之感。

  此時此刻,在這圖滿部落的四面八方,早已經被胡令玉所派遣過來的騎兵給占領,浩浩蕩蕩的騎兵隊伍環繞著,刀光劍影閃爍,煞氣森然。

  圖滿部落里的那些百姓們,都是被聚集到了一起,足足有萬人,黑壓壓的一片,他們都是跪著,面色凄惶而緊張。

  而在這些百姓最前方,那些原本屬于部落首領系族的近百人,則是被一眾騎兵押送了出來,然后以刀劍架在脖子上,跪在了眾人面前。

  他們的面龐上,神色更加的凄惶,更加的絕望,悲涼。

  他們都知道,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么。

  “圖滿部落,勾結摩部落,已經查明事實,督主有令,但凡有反意之人,皆殺無赦”

  一名騎兵將領拽這戰馬韁繩,緩緩的走出來,然后視線帶著冰冷和煞氣,在那一眾跪著的百姓們跪著,大聲吼道,

  “但督主有憐憫之心,不想再大開殺戒”

  “僅僅殺了這些為首之人,以儆效尤”

  “殺”

  隨著這名騎兵將領話音的落下,那一眾早就準備好的關隴騎兵們,紛紛的揮刀。

  一顆顆血淋淋的人頭滾落,殷紅飛濺了滿地,空氣之中頓時傳來了濃濃的血腥味道,而這天地也是變得格外的血腥了起來。

  幾乎是眨眼間的功夫,所有的圖滿部落的嫡系,便是被砍殺殆盡。

  天地之間更加的煞氣凜然。

  “爾等,有人暗通摩部落,雖然死罪可免,但活罪難逃”

  那名騎兵將領又道,

  “今日起,屬于圖滿風里系族的所有人,可脫離圖滿部落,建立新的圖滿部落。”

  “享受大魏朝通關交易之便利。”

  “而剩余之人,繼續留在原來部落,不允許通關交易,不允許參與任何草原政事。”

  “除非,有大功勞者,否則,此生不得脫離部落。”

  “終身為下等。”

  2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