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重生浪潮之巔 > 第八三零章 隨隨便便,沒大沒小

第八三零章 隨隨便便,沒大沒小

手機閱讀
  方辰帶著聽聞情況,緊急趕過來沈偉,董嘉木等人,腳步匆匆的朝著廠大門走去。品=書/網 http://www.wnzqch.live

  還沒走進廠大門,就只見一個六十來歲,但頭發依舊梳的一絲不茍,氣質干練的老者,如眾星捧月般被一群人烏央烏央的圍繞在中間,而蘇爽和一個同樣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,則在一旁錯個半步,笑語盈盈的陪著說話。

  毫無疑問,這人就是中原省的老一,王韜博。

  方辰雖然還沒有跟王韜博打過交道,但是作為一個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中原省人,他免不了早早就從報紙,電視臺上知道王韜博,以及其他一些省里的主要領導。

  而另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,則是中原省的二把手。

  快走了兩步,人群讓開的一條小道,徑直走到王韜博的身前,兩人笑著握了握手后,方辰打趣道“王書記,您這一聲不吭的就蒞臨擎天通信,莫不成是要故意打我的埋伏?”

  此話一出,周圍人面色驟變,就連蘇爽都忍不住眉頭微蹙,覺得方辰這話說的實在是太隨意了,甚至是太大膽了點。

  畢竟眼前這位可是執一省之牛耳,千里候,全省上下八千萬人都要仰其鼻息的存在,正兒八經的封疆大吏,哪能這么調侃。

  想到這,蘇爽有點暗自后悔,他真是有點太慣著方辰了,導致方辰跟他說話時隨隨便便,沒大沒小的,現在跟王書記說話的時候,也是這樣。

  可他也沒辦法,每次稍微對方辰不客氣一點,一回頭,蘇妍的親媽,他的親老婆就恐嚇他,威脅他,讓他對方辰客氣點。

  這也是他一直對方辰這么大怨念的原因,方辰和蘇妍兩人離結婚還早著那,結果家里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都已經站到了方辰那邊。

  要是等方辰跟蘇妍結婚之后,那他這日子才沒發過那,弄不好家里家庭地位最低的就是他了。

  不對,家里地位最低的,肯定就是他了!

  在這種情況下,他能喜歡方辰嗎?

  能不對方辰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嗎?

  王韜博神色微微一怔,緊接著臉上又露出更為濃郁的笑容,并且似乎比剛才還要多三分真誠的意味。

  他嘴角含笑,上下打量了方辰一眼,然后拍了拍方辰的手,笑道“方總,你這可就是冤枉我了,我今天早上剛剛從京里開會回來,緊接著便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了,之所以沒讓下面的人通知,只是不想方總你勞師動眾罷了,蘇書記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一旁的蘇爽此時已經聽傻了,見王韜博喊自己了,這才如夢初醒一般,趕忙說道“我也是半個小時,王書記已經到了洛州市界,才得到的通知。”

  聞言,王韜博輕輕點了點頭,似乎對蘇爽的回答很是滿意。

  見狀,蘇爽不由心中長吁一口氣,剛才聽王韜博說話的時候,真是驚到他了,說是心中掀起了無數驚濤駭浪絕對不夸張。

  要知道,王韜博在班子里可素來不是以什么慈眉善目,好說話而著稱的,反而算是比較嚴厲,眼睛中揉不得沙子的人,背后還有鐵面王的稱呼。

  畢竟王韜博也是老資格了,從十來年前就是一省之首,兜兜轉轉的,已經在三個省當過一省之首,并且明年就要退了,提一格,算是副閣揆級,只不過是去人大,退居二線而已。

  現在這個位置由自己旁邊這位省里的二把手,木雄綏接任。

  想到這,蘇爽忍不住瞅了一眼,面相比他還要年輕一些的木雄綏,木雄綏其實比他大不了幾歲,但已經做到了二把手的位置,并且明年鐵定升一把手。

  雖說大家都是高官干部,但正和副的都有天大的差距,一把手說一不二,二把手說二不一,更別說班長和一般成員了,他能在十年以內,做到一省之首的位置就算是燒高香了,不但要指望老爺子不出事,而且說不得還要指望方辰。

  因為只有擎天通信做出了成績,輝煌耀眼的成績,那他才有破格提拔,走向這樣重要崗位的可能。

  搖了搖頭,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給甩開,蘇爽看向方辰和王韜博的眼神中依舊還是有些不對勁。

  方辰說話隨便,沒大沒小也就罷了,可他真有點搞不明白王韜博為什么也會如此配合方辰,不但說出冤枉這兩個字,竟然還把鍋甩到他的頭上。

  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他真是想都不敢想,要不然怎么會這般恍若隔世,如夢如幻。

  至于嗎?

  方辰至于讓王韜博以這樣的態度對待嗎?

  蘇爽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個巨大的問號。

  但下一瞬,腦中一道靈光閃過,蘇爽的心中頓時滿是苦澀。

  至于嗎?以方辰現在身份地位,自然至于。

  錯的是他。

  剛才并不是方辰太過于隨便,沒大沒小,而是他一直因為方辰和蘇妍的關系,小覷了方辰。

  方辰其實比他潛意識中的感知,或者說印象中更為強大。

  拿方辰在俄羅斯的情況來說,基本上跟自家老爺子的級別地位是差不多,來往交好的,都是俄羅斯第一副總理,莫斯科市長,副總理,總統辦公廳主任這樣的大人物,一舉一動都會影響到俄羅斯行駛的航線,未來的發展,具有國家級的影響力。

  俄羅斯等閑高官干部,想見方辰一面,恐怕都是十分困難,跟國內高官干部想要私下見到副閣揆的難度差不多。

  而到了國內,方辰雖然不能像在俄羅斯那般呼風喚雨,無所不能,但是憑借著其在俄羅斯的特殊地位,以及國內首富的身份,再加上小霸王和擎天通信這兩家企業的存在,跟王韜博這樣一省之首,平起平坐,相互開開玩笑,那真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
  反倒是自己因為跟王韜博相處的時間太久,感受其威嚴的次數也多,不知不覺已經對王韜博產生了一些敬畏。

  正是這一下一上,一小覷一敬畏,這才讓他有這種不該有的錯覺。

  另外,他現在突然察覺到一個事實,之前王韜博為什么顯得那么不茍言笑,嚴肅認真,不是因為王韜博不喜歡說笑,只是因為他的身份地位不夠,不配讓王韜博跟他說笑而已。

  有一年,過年的時候,王韜博過來拜見老爺子,跟老爺子也是談笑生風,相談甚歡。

  王韜博扭頭對著方辰說道“這下,方總相信我不是故意的吧,最起碼不是故意打你的埋伏,要打,也打的是蘇書記的埋伏。再說了,我也沒不讓蘇書記通知你,所以方總你再怎么怪,都怪不得我啊,副班長你也幫我替方辰說兩句好話。”

  聞言,木雄綏苦笑一聲,然后沖著方辰說道“王書記,做人做事都十分低調,喜歡輕車從簡,不喜那些迎來送往,繁文縟節之類的事情,這應該是全省都知道的,所以說方總要怪罪的話,還是怪罪我也沒通知你好了。”

  “一句玩笑話,三位領導肯來光臨,我應該感到蓬蓽生輝才對,哪敢怪罪,三位領導不怪罪我就好了。”

  方辰瞅了木雄綏一眼,眼中閃過一絲莫名詭異復雜的光芒,然后笑著對王韜博說道。

  雖說他跟王韜博一直素未蒙面,但其實他真的挺跟王韜博親近的,只是一直時機不合適,而且也不方便,所以才沒見過而已。

  要知道,去年十月份的時候,蘇爽提醒他的那段話,其實就是王韜博授意其說的。

  然后才有他,倉皇逃竄到嶺南,躲避風頭的舉動。

  如果說今年二月份太宗南巡,是一唱雄雞天下白,徹底的云開霧散,走上正軌,那去年十月份就是黎明前的黑暗,至暗之時,是華夏經濟,華夏商人最黑暗的時刻。

  據他所知,從去年十月份到今年二月份,短短的這四個月以來,因為經濟犯罪,投機倒把,中飽私囊,挖國家墻角而被逮捕起訴的一些商人,甚至企業家,高達三位數,幾乎所有跟商業沾邊的活動都近乎于停止。

  上至一些叫得上名號的企業家,下至一般小商小販都惶恐不安,甚至又有一些鄉鎮企業家主動把企業捐獻給地方,所求的,不過是為了換取一頂集體企業的紅帽子。

  全國經濟增速為此大幅度下滑,姓資姓社的爭論達到了高峰,正是在這種極端惡劣的情況下,太宗才不得不在今年又重新站了出來。

  甚至他后來回想起來,他到嶺南沒多久,就被嶺南體改委的李主任,一桿子給指使到俄羅斯,其中未免沒有讓他去俄羅斯避風頭的意思。

  并且這樣的決定肯定是上面的意思,畢竟嶺南體改委再怎么厲害,也管不了什么核工業部,航天部之類的吧。

  而這其中,有沒有王韜博的影響在里面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但不管怎么說,王韜博這個人情,他一直記在心里。

  “我其實本來也沒想來的,這不前幾天在京里開會,朱閣揆提了一句04機和擎天通信,所以說,我這一趟其實是應該算作替朱閣揆過來看看的。”王韜博頗有深意的說道。

  朱閣揆?

  方辰楞了一下,然后搖著頭輕笑了兩聲,“等有機會的話,我一定要當面謝謝朱閣揆。”

  對于朱閣揆這樣真正日理萬機,整日里殫精竭慮的大人物而言,竟然還能關心著04機,關心著擎天通信,著實讓他有些感動。

  “不用等有機會,方總你應該說你肯定有機會見到朱閣揆,畢竟方總你可是考上了水木大學的經濟學院,說起來,方總你還要喊朱閣揆一句院長那。”王韜博揶揄道。

  方辰本身在俄羅斯就很有地位,在國內又有這樣潑天大的財富,以及朱閣揆的關注,而且兩人還有確確實實的師徒之誼。

  當然了,他最為看重方辰的,也是之所以愿意這么提點方辰,甚至這趟來還有些捧方辰臭腳的意思,就是方辰這一份為國為民的雄心壯志。

  方辰在通信行業大量的,不計成本,不計得失的資金投入,以及給予公司職工薪資是社會平均薪資三倍多,他可是親眼所見,一直關注著。

  現在華夏賺錢的人多了,但是像方辰這樣堅持以科技,以技術作為企業驅動力,并且不吝嗇,讓公司職工也能分享到自身財富的有錢人,絕對是蝎子粑粑獨一份。

  尤其是后者,說實話,方辰其實真沒必要給公司職工開這么高的工資,這么好的福利待遇,甚至他覺得哪怕最開始的時候,擎天通信的工資降低一半,都不會對企業職工的干勁有分毫的影響。

  然后方辰還舍得拿出一年一千萬的核桃林收益,作為慈善基金捐給社會,這真是太難得了,簡直不可思議。

  唯一讓他有些遺憾的是,方辰這每年一千萬捐款,只針對洛州市,而不是全省。

  轉念一想,這一千萬如果只是放在洛州的話,還能起不少的作用,但要是放到全省將近八千萬的人身上,那就真是杯水車薪,揚湯止沸了,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

  但他相信,隨著擎天通信的發展壯大,方辰每年的慈善捐款一定會越來越多,也總有一天會遍及全省,為全省人民謀福利。

  正是因為以上的種種,才讓他這么力挺方辰。

  要不然,他一個明年就退居二線的老頭,又何必這樣?

  “王書記,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,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,咱們過去吧。”方辰看了一下表說道。

  可誰知道,王韜博竟然擺了擺手,說道“典禮我就不參加了,你派個人,陪我在廠里轉一轉,看一看,讓我這個老頭子長長見識,了解下世界上最先進的現代化企業是個什么樣子,就足夠了。”

  他這次來,固然是為了給擎天通信捧場,撐面子,但人來了就行了,等明天,省日報和省電視臺自然會頭版頭條的報道這事,著實犯不著在跑到主席臺一坐,當個活佛陀供人頂禮膜拜。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